< img src="http://www.923914.tw/ztjn/dtlh/imgs/logo-sx.png" />
山西頻道信息
首頁 要聞 政情 產經 醫衛 房產 教育 旅游 體育 融媒體
晉中·砥礪奮進的五年呂梁大同

五月的思念

2020年05月29日 19:01:39 來源: 新華網

  二十年前的今天,父親悄然離我而去,心中的那棵大樹頃刻間就消失了!

  淚眼朦朧里,看著滿屋子鋪天蓋地的書法作品;看著端放在木架上古樸典雅的澄泥硯;看著掛在墻上、書架上長長短短的毛筆;看著柜子里那么多精美的印章;看著那一塊塊青石板上的石刻;看著那形態各異的根雕;看著父親做手工用的工具箱、砂紙、鋸子、刻刀、鎮尺、顏料盒,還有擺在桌子上雕刻了一半的澄泥硯……看著還充滿父親氣息的屋子,我腦子是空的,我以為父親只是臨時出門,他一會兒就會回家來……

  誰知,這一走就是二十年!

  二十年的每一天,父親都在我的生活中。有時夢里的他還在訓斥我:怎么不好好寫字?他活著的時候,這是我最不愿意聽到的話,可是在夢里我卻聽著那么耳順。因為很久沒有聽到這樣的批評了,多說一句,再多說一句……

  父母同一年去世,初始是麻木的,我還沒有更多的感覺??墒请S著時間的推移,在他們去世的這二十年間,我時時在不由自主的回憶中度過。似乎他們依然陪伴著我,我一回頭就可以看到他們,他們也從未離開過。我怎么也沒有想到,對父母的思念會這么久,這么久……久久不去!

  記得我的個子還沒有桌子高的時候,每次吃飯母親總是讓我去叫父親。那時我們的住房旁邊有一間單獨的房子,父親平時寫書法或學習就在這間屋子里,現在說也算是個工作室吧!平時,我是不能進這個屋子的,只有叫父親吃飯時才能進去?!鞍职?,吃飯了”走進父親的書屋,大報紙、小報紙攤在桌子上、地上,亂哄哄的,上面墨跡斑斑。當時不懂,這就是父親練習書法的紙啊。也有墻上掛著的書法作品,桌子上也很亂,刀子、印章等等。我好奇一陣子,摸一摸,試著拿起毛筆,父親也不怪罪,總是不經意地看看我。那時父親還沒逼著我寫字,我還小了點!

  九歲那年隨父親下放到垣曲縣同善公社竹林大隊三里腰小隊,我和母親、三哥成了真正意義上的農民。父親在縣里任宣傳隊隊長,深入到各鄉各村子檢查工作,走到哪里就吃住在那里,平時是沒時間回家的。我和三哥平時上學,閑時去地里拾麥穗、打野雞,還下河捉魚蝦、找螃蟹,玩得不亦樂乎。這是我一生中最無憂無慮、幸??鞓返臅r光!

  平時父親是嚴厲的,我有些怕他。覺得對我的關心很少,也不在意我??墒遣痪冒l生的一件事,改變了我的想法。

  難得父親回家來,可他又閑不住,要帶著我去割草。到了水草豐美的地方,離開村子也有段距離了。父親高興地揮起鐮刀“看看這草多好”一邊說,一邊割起來。我也和父親一樣割著草,突然,一只大螳螂爬在我的手上,好大的兩只鉗子,很疼,怕極了,我大叫一聲,一揮手把螳螂甩了出去,頓時嚇得我花容失色?;仡^看看父親,他很驚訝問我什么事,我說螳螂爬在我手上了!父親笑了笑說,沒事!可我心里不高興了,就不知道我多害怕嗎?

  不一會兒,我的肚子不舒服起來,要上廁所。我回頭對父親說了一聲:“爸爸,我去上廁所”就飛一樣的往村子跑去,在村口終于找了露天廁所。過了沒多久,當我站起來時,看見遠處的父親神色緊張,腳步匆忙跑著過來了。我很驚訝,父親怎么不割草了?正好有一位干農活的人在路邊站著,見父親比劃著問:你看到一個這么高的小姑娘嗎?原來父親是找我。我大聲喊:爸爸,我在這兒!父親看到我,臉上的緊張頓時松了下來,緊走幾步過來拉起我就往村子里走,很明顯,拉我的手比平時緊了許多。我小心翼翼地問:不割草了?父親沒有回答,兩眼看著前方,拉著我就這么匆匆地回了家。

  晚上,母親拉著我的手慈愛地問:“上午,你離開了,為什么不告訴你爸爸一聲?”我說“我說了!我說,‘我要上廁所!’”母親又說“今天可把你爸爸嚇壞了,以為你被狼拉走了”。我心里咯噔了一下,我們的周邊山上確實有狼,也聽過不少關于狼的故事。不過讓我高興的是,原來父親是關心我的!那天,別提我有多高興了。雖然,這高興來自父親的驚嚇,可我還是高興!

  十歲那年,因要照顧生孩子的大姐,我隨母親離開了垣曲,離開了父親,來到了太原。

  有一天,一位和父親一起下放到垣曲縣的叔叔來到大姐家,手里提著一個籃子,說是父親讓他捎給我的?;@子里滿滿當當的,有山葡萄,還有一些小水果,叔叔說:都是垣曲的大山上摘下來的。水果下面壓著一個小紙包,我打開一看,有十幾個小桃核刻的雕件,記得有一個雕件上刻有小舟,舟上還有幾個小人,十分生動有趣,如同真人世界縮小一般。每一個樣式都不同,還有山水、樹木、花草,精美極了,好看極了!捧在手心里,就是一個微小的世界。我一個一個地看著,高興地笑出了聲。叔叔說:這是你爸爸花了幾個晚上給你刻小玩意兒,是用山桃的桃核刻的,你爸爸可費勁兒了!山桃比我們現在街市上看到的桃要小很多,桃核也就更小了,在那么小的桃核上刻出那么逼真的風景、人物,且栩栩如生。父親若不是愛女心切,怎會有此不計辛苦的創意?

  可惜的是,那時侯的我太小,太不懂事,不知怎么就丟了這些雕件,也沒在意。直到高中時學習古文《核舟記》,看到里面的描述,我才突然想起,這些東西父親都給我刻過啊,可是我卻丟了,這時我的心才疼了起來……

  父親因落實政策被安排到運城文化局工作,那年我十二歲。是幸福的開始?還是不情愿起步?我感覺到來自父親書法學習的逼迫。

  那天早晨上學前,父親問我寫書法作業了嗎?我低下頭小聲說:沒有!接著父親的三大巴掌打在了我的后背,生疼生疼的,那天我是哭著上學去的。晚上母親告訴我:以后你爸爸再打你,你就跑!可惜,我再也沒有跑的機會,父親即使再生氣,也沒有打過我。

  有時我為了逃避父親的責罰,也是用盡了小手段。

  那天中午,我和小伙伴兒一起騎自行車玩,不小心撞到了墻上,車輪撞歪了。嚇得我心撲通撲通直跳,只好把自行車放到家門口,自己躲到一邊去,看看會發生什么事情。父親準備上班了,一把車子覺得不對勁兒,看了看無法修理,只好走著去上班。晚上!晚上父親回家怎么交代呀?我慌神兒了,又靈機一動,拿出了紙張開始寫大字報,這不也是練習書法嗎?我為自己的小聰明沾沾自喜!果然,父親下班回家來,看到我正大汗淋漓地寫大字報,沒有發脾氣,而是用很溫和口氣問了聲:車子是你撞壞的吧?我點了點頭,心里頓時輕松起來,錯誤就這樣被我化解了。不過當時心里有點不安,覺得是利用了父親想讓我寫書法的心理?,F在想來,當時父親的心跟明鏡似的,不點破我罷了!

  那年我十八歲,花兒一般的年紀。太原電視臺給我錄制了一個節目,鏡頭里的我又寫書法、又彈鋼琴的,表現還不錯。錄制完成,等待播出的時間,大約是三天之后。恰好這個時間父親被岢嵐衛星發射心中請去,看衛星發射的壯景。我遺憾地說:“爸爸看不成我的節目了!”父親什么也沒說跟著發射中心的人走了!

  終于等到開播時間,我和母親守在電視機前,等待著……忽然,響起了敲門聲,我急忙打開門一看,是父親回來了?!鞍职?,你怎么沒看衛星發射?”父親什么話也沒說,笑瞇瞇地坐在電視機前,看著他的女兒在鏡頭里有模有樣地表演著……

  那個時代的父親,把自己最深沉的愛,都用無言表達出來!

  父親去世那年,我三十九歲,已經是成年人。父親雖然走得匆忙,我覺得他也應該是無牽無掛放心而去吧。誰知時隔十三年后的一天,我竟痛到心底,痛到說不出一句話來!那天我的師兄來找我,緩緩說起十三年前,就是父親去世的前幾天的事,那天恰好師兄去看父親。父親似乎預感自己不太好,以前從不談家長里短的人,現在卻說起了家里事。最后父親對師兄說:我最不放心的是曉梅,她還小,好多事不會做,你今后要多幫助她??!瞬間,我哽咽在那里了,頓時說不出話來……唯有淚流過我心,流過我心里的那條河,讓我撐一條小舟奔向父親,跪在他的面前,緊緊抱住他,抹去他臉上的不舍,叫一聲:爸爸……

  父親,我不知道您是那么牽掛著,那么不放心地走了,女兒縱有千言萬語又怎么說給您聽?您在天堂嗎?我曾寄過一封信給您,你看到了嗎?您放心吧!我會沿著您的藝術道路走下去,我會堅強地面對一切困難。父親,女兒今生今世所做的一切,都是感恩您為自己所鐘愛的藝術事業所付出的汗水和心血。您走了,但您的藝術寶庫里,留下了那么多財富,我們正在挖掘著!學習著!感嘆著!

  此時的五月,感覺是那么平和,心靈是寧靜的、美好的。更理解了父親那書法藝術絢爛的背后,是條通往藝術的天路,路上有艱辛、有快樂,還有對藝術至高無上敬仰和禮贊?。ㄐ鞎悦罚?/p>

[責任編輯: 武斌 ]
0100702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051169
同花配资